//
you're reading...

其他亂筆亂文

那只是個平均值

還聖戰哩……快來個人帶我去十二宮!!!

 其實一直到今天都有點難以相信,都已經二十一世紀了,還真的讓施明德湊齊了一億元去內耗。

 是呀,內耗。要辦靜坐、辦遊行,早該在罷免案否決前辦一辦,既然罷免案沒有通過,那麼就應該遵守決議……我還以為台灣是法治國家。原來一切都是我的誤解。真有股衝動想移民……不過算了,這就是人生吧。

 總統是誰,對於你我的每日生活而言,照理說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影響的。除非你是王永慶、郭台銘,國內政策的最高決策者是個笨蛋的話,在與其溝通、促使其理解狀況,好使得整個產業的政策能夠順利推行,乃至為國內經濟(與自己的企業)取得更高的利益等斡旋上會非常辛苦,但是一般人……如果你覺得生活苦悶,那大多是你自己不會找樂子;如果你覺得有志難伸,那是因為你笨得找不到生存的方法。不要隨便推卸責任給別人。

 大家去靜坐、吃果果能得到什麼?總統下台?OK,那麼總統下台能得到什麼?我是說「得到」……未來?希望?如果那是你想要的,那麼認真去思考自己人生的目標,有了目標後好好想個完成的方法(可能還需要分幾個階段就是了),確實去執行,才能真正得到你要的未來與希望。自己能掌握的變因都無法控制,去乾坐個幾天認識些親朋好友就想改變這個世界?我想這世界並不是如此運作的。

 上街遊行靜坐真能改變什麼的時代,早在十五年前就過去了。現在這個時代上街靜坐,大多數的時候只能達到公開宣揚「我們很衰」的效果而已。

 老實說,若是匯個一百元就能救國救民救未來,那我跟讀者們花在《挑戰者月刊》上的錢,早就應該讓台灣成為漫畫王國了。想要搞這種影響社會安寧的革命,至少有剁個兩三隻手下來的決心吧!

 結果你們要的是什麼?只不過是想要「安心感」罷了,那種「啊啊,有人認同我(的意見、的人格)耶」的感覺罷了。為什麼我們要付出如此大的社會成本在各位的擬似憂鬱症治療上?而且如果只是給個安心感,是根本治不好的。

 各位,你們真的覺得只要打倒陳水扁,台灣就能恢復和平嗎?難不成你們當他是庫巴還是索馬,打倒就能拯救世界、看到破關畫面嗎?拜託一點,連最近的遊戲都不太採取這麼古典又單調的設定了。

庫巴 庫巴
在超級瑪利系列裡老是作壞事的大魔王。打倒他後大概都能迎向和平的結局,不過他最近似乎也常常跟瑪利歐們玩在一起。
索馬 索馬
勇者鬥惡龍系列三代的最後強敵,死前留下語帶要脅的遺言,是全系列裡最壞最惡的魔王。防壁闇之衣需使用光之玉破解。

 「選舉制」原本就不是用來「選賢與能」的制度,那只是該制度的一種可能性,或說是用於寫在課本裡的理想型態。實際上,選舉所選出來的公職人員,尤其是全體國民參與的大選,只是反映這個國家的國民之平均水準、角力生態而已。所以我國立法委員的組成才會如此多彩多姿,從地頭蛇到街角歐巴桑型的人都有,但就是缺乏最賢最能的人——賢人大多在學校裡,能人大多在商場上。這並不奇怪,因為最賢最能的人不會去花時間照顧各位的生活起居不滿不安(他們會覺得那是各位自己必須處理好的事情),所以他們選不上,而願意去照顧各位的生活起居不滿不安來獲取地位與報酬的人,則大多跟各位的水準相差不遠,只是通常他們會看起來體面一點,也比較習慣上電視、罩住人多勢眾的大場面。

 也就是說,人民直選出來的總統,他的能力、私德、行為——往往只是反映出國民的平均值罷了。目光短淺、好施小惠、固執表面、不辨是非……把目前各界對於陳水扁的指責這麼一字排開,不就正是一般人常說的「台灣人特質」?一點也不奇怪,會要求直選總統是個聖人的,才是要檢討一下,自己是否對於這個世界有過多的妄想。

 我真的不太能理解,搞政治搞了二、三十年的人,為什麼看不穿這麼簡單的小事。不要跟我說這不簡單,這原本就是很簡單。世界上真正不簡單的事情其實沒有那麼多。

 不管你是當初沒有投票給陳水扁,現在說著「看吧我就知道」,或是將票投給他而現在說著「我曾經好相信他」,現在跳出來倒扁或搞什麼其他噱頭的,都只是在暴露自己無心對己身的所屬團體(國家=命運共同體)所做的選擇負責、缺少能夠承擔「選舉」這個制度的能力而已。真有膽量,就出來「倒全民選舉制」、「倒民主」並推行禪讓制,或要求政教合併,或乾脆就推行天神治國制,讓土地公當縣市長、擲茭從佛祖與玉皇大帝兩人之中選一個來治理台灣,這樣將來壞人應該都會自動被雷劈死,俗人有事要決策就擲茭,再也不用浪費勞力在這抗爭個咪咪喵了。

 真正的問題不是在一個人、一家人、一撮人身上,而是在這裡生活的整個群體。群體的改善需要時間與持續的付出,無法一步登天的。尋求改善至理想標準,也許會花上五年、十年或者是更長的時間,但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解決。如果認為殺死一個魔女便可獲得全村的豐收,在遇上真正大飢荒時,終究是無法有效對應的。

 同樣地,群體因為等不及、一時衝動所捅下來的婁子,則會需要更長的時間與更多的犧牲才能彌補回原狀。題外話,我個人認為台灣的內容產業也是這麼一回事。

 從好的方向想,至少這幾個月來,讓我再確認了台灣其實還不能算是個國家,短期間內也並不適合民主政治,最重要的還是教育——尤其是兒童乃至於青少年的溝通能力培養與建立,應該是當務之急。至於那些已經年過四十半百卻搞不清狀況的大人……就算了,反正他們也沒多久了。

 我今年才三十,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可能還會留在這世間三十餘年,我還想過得好些愉快點。還歡迎可能要比我留在這世間更長的伙伴們,一起讓世界更親切有趣,運轉得更順利一些。

迴響

  1. 阿ㄈ 說:

    就算要追究政府的效率差, 也絕對是地方政府的責任:

    “社會救助法的主管機關是各縣市政府, 要追究責任請找該縣市長, 或找修法的立法委員”

    再說, 政府效率哪裡差完全講不出來, 薪資計算哪裡差也完全講不出來. 這種跟吵輸了就在背後說”其實他講的一點道理都沒有, 只是我懶得點出來而已”一樣蠢.

    白癡笑其實不代表什麼, 真的. 畢竟白癡走在路上看到一輛車開過去也會呵呵笑..

  2. 支持阿扁與挑戰者 說:

    我希望阿扁撐到2008卸任
    到時民進黨也被阿扁拖垮了……
    換成馬英九當總統
    泛藍執政
    馬英九可以學學陳水扁
    趁當總統享有特權時能撈就撈
    反正總統妨礙司法正義也不需大驚小怪
    底下一狗票的政客再去跟馬英九拉拉關係
    狼狽為奸大啖百姓納稅錢
    要修法,別笑死人啦
    等你們死老百姓有能力當官再說
    如果又有人要去凱道抗議
    管他幾百萬人,反正還是有人挺馬
    總統充耳不聞你能怎樣?
    民眾力量只是讓當權者跟自認聰明的人看笑話罷了
    贊成內耗的人不如做點有意義的事
    與其為台灣上樑不正下樑歪,已經爛到底的政局去抗議
    不如人手一本挑戰者快樂過一生!

  3. 安西老爹 說:

    我覺得陳水扁是有要下台的必要~

    這種情況在美國的話,總統早下台了,柯林頓有偷腥的嫌疑都差點滾出

    白宮了,更何況是阿扁這樣的情況在美國發生?

    的確,阿扁在「法律」上(我說的是法律喔!)是沒有觸法,但是道德出了

    問題,國務機要費拿去亂用,今天你要請外面的大官吃飯我不反對,因為那是

    國與國之間的交流禮儀,但是如果花在自個兒家就不對了,吳淑珍的珠寶,

    陳幸予孩子的衣裝費,甚至連狗食都有,你不會覺得誇張到一種地步?難道

    總統一個月60萬的高薪是給假的?況且今日跟隨在阿扁身邊的人都出事了,

    像趙建銘、陳哲南等人,這就表示阿扁沒有掌握屬下或是附近人的行動狀況,

    才使得他們能亂搞,我同學打工的餐廳,只要屬下有犯錯,店長是要付責任接

    受特別訓練的,「上樑不正下樑歪」這句話可是有來頭的。

    的確,台灣是個法制社會,但是就像死亡筆記本的月有說過,法律仍是有他的

    極限,法律到某一種程度之後就會失去效用了,因為法律無法對於道德這樣的

    東西給予判斷。制度也是有他的盲點在,畢竟制度是「人」創造出來的,

    他可以給予人民保障,但也是可以成為有心人士的方便道具,至少我覺得街頭

    運動是不錯的選擇,街頭運動在西方國家是常有的事,它可以凝聚人民真正的

    聲音。

    不過現在阿扁已經成為民進黨的票房毒藥了,我想聰明的政客都不會想挺他,

    挺他都會被抹上不好的標記,而且如果是我站在馬英九的角度來看,我還希望

    阿扁不要下台呢,要爛就要爛個徹底,要不然阿扁下台換呂秀連繼位,萬一呂

    秀連政績比阿扁好上幾倍,2008年小馬哥的選戰會打的很心苦呦,就讓阿

    扁繼續在台上爛,爛到全民對民進黨失去信心就可以了。

    所以阿,阿扁,為了咱們小馬哥,你還是不要下台好了

  4. 抽根煙 說:

    (部分恕刪)
    我實在懶得寫一篇文章了,就一一回應你說過的話吧。

    > 還真的讓施明德湊齊了一億元去內耗。
    你可曾想過,為何會有那麼多人捐錢給施明德?
    難道捐100元的都是笨蛋,天下只有你最聰明?

    >我還以為台灣是法治國家。
    台灣是帝治。
    如果要說法治,使用不當發票報銷,這已經涉嫌偽造文書和貪瀆了。總統府還拒絕提供單據給審計部,這根本就是藐視法律。

    >如果你覺得生活苦悶,那大多是你自己不會找樂子;如果你覺得有志難伸,那是因為你笨得找不到生存的方法。不要隨便推卸責任給別人。
    是的,千年前的晉惠帝也跟你有同樣的想法:『何不食肉糜乎?』天下人民都是白癡,自己不會去想辦法,沒飯吃也不知道吃肉醬,笨的要死。
    我希望你在說一些話之前,能去瞭解一下情況,不要太武斷,就認為人家都是笨蛋。

    > 為什麼我們要付出如此大的社會成本在各位的擬似憂鬱症治療上?
    如果他肯認錯自己下台,也不會弄到今天的局面了。

    > 各位,你們真的覺得只要打倒陳水扁,台灣就能恢復和平嗎?
    不不不,但是台灣必須要有公平與正義的價值觀。如果一個使用不實發票報銷支出的總統,都不能讓他下台的話,請問台灣社會要怎麼樹立是非公義的觀念?而這就是捐了100元的人,所希望的結果。說來是如此的簡單,但是作起來非常困難。你說的沒錯,這麼偉大的理想,一朝一夕是作不到的,光倒陳水扁一人也是作不到的。但實行困難,並不代表著就可以不要作,就永遠不開始。
    台灣的漫畫界,欲振乏力,目前根本沒辦法和外國市場競爭,憑良心講,未來也沒什麼展望可期。但難道因為如此,所以大家就不要畫畫不要辦雜誌了嘛?不還是有許多熱情的漫畫人,前仆後繼投入這個市場,只為了實現他們的理想?

    >目光短淺、好施小惠、固執表面、不辨是非……把目前各界對於陳水扁的指責這麼一字排開,不就正是一般人常說的「台灣人特質」?
    一般基層公務員,才不會用不當發票報銷開支。請不要一竿子打翻全台灣人的道德良知與守法精神。

    >會要求直選總統是個聖人的,才是要檢討一下,自己是否對於這個世界有過多的妄想。
    這不是妄想,而是大多數人心底都有的價值觀。
    匈牙利總統因為說謊,結果引發萬人暴動。可見這個價值觀,舉世皆然,並無國界宗教種族文化之分。你不能因為陳水扁是這個樣子,就認為這樣的想法不切實際。難道匈牙利人都比你笨?

    > 現在跳出來倒扁或搞什麼其他噱頭的,都只是在暴露自己無心對己身的所屬團體(國家=命運共同體)所做的選擇負責、缺少能夠承擔「選舉」這個制度的能力而已。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認錯是這麼丟臉的一件事嗎?

    > 同樣地,群體因為等不及、一時衝動所捅下來的婁子,則會需要更長的時間與更多的犧牲才能彌補回原狀。
    阿扁肯自己下台,就不會有這麼多問題了。
    事情拖越久,問題就越大。
    來,這篇文章你一定看過。方孝儒的「指喻」:
    浦陽鄭君仲辨,其容闐然,其色渥然,其氣充然,未嘗有疾也。他日左手之拇有疹焉,隆起而粟。君疑之以示人,人大笑以為不足患。既三日,聚而如錢,憂之滋甚,又以示人,笑者如初。又三日,拇之大盈握,近拇之指皆為之痛,若剟刺狀,肢體心膂無不病者,懼而謀諸醫。醫視之驚曰:「此疾之奇者,雖病在指,其實一身病也,不速治,且能傷生。然始發之時,終日可愈,三日,越旬可愈,今疾且成,已非三月不能瘳。終日而愈,艾可治也,越旬而愈,藥可治也,至於既成,甚將延乎肝膈,否亦將為一之憂,非有以御其內,其勢不止,非有以治其外,疾未易為也。」君從其言,日服湯劑,而傅以善藥,果至二月而後瘳,三月而神色始復。

    余因是思之,天下之事常發生於至微,而終為大患。始以為不足治,而終至於不可為。當其易也,惜旦夕之力,忽之而不顧,及其既成也,積歲月,疲思慮,而僅克之。如此指者多矣。蓋眾人之所可知者,眾人之所能治也。其勢雖危而未足深畏。惟萌於不必憂之地,而寓於不可見之初,眾人笑而忽之者,此則君子之所深畏也。

    昔之天下有如君之盛壯無疾者乎,愛天下者有如君之愛身者乎,而可以為天下患者,豈特瘡痏之於指乎?君未嘗敢忽之。特以不早謀於醫,而幾至于甚病。況乎視之以至疏之勢,重之以疲敝之餘,吏之戕摩剝削,以速其疾者,亦甚矣。幸其未發以為無虞,而不知畏,此真可謂智也與哉?

    余賤不敢謀國,而君慮周行果,非久於布衣者也。傳不云乎「三折肱而成良醫」。君誠有位於時,則宜以拇病為戒。洪武辛酉九月二十六日。

  5. ?? 說:

    不是那些主事者看不清
    而是政治就是被這樣操弄的

  6. cc 說:

    看完這些文章,可以了解,作者想移民不是沒原因的.
    司法還沒有調查出來的事情,就可以先判人有罪.
    民調低就可以要人下台?要以誰的民調為準?布希的民調也是溜滑梯,美國人就不會上街頭靜坐要總統下台.
    就算真有一百萬人又如何?選舉時也有六百萬沒投給現任總統,一票一票算也比施明德灌水的一百萬多,那是怎樣?選上了直接叫人家下台?

  7. […]  本來在前年施明德流浪賺大錢時寫了篇文章發表想法,結果看留言看到想遠離這顆星球之後,是不太想在寫什麼對於台灣社會時事的意見了,反正我有自信活得不錯,也沒權利義務管他人死活。但是由於約兩週前,因為表明自己不會去投票導致難得能在家吃晚飯差點被我媽沒收,之後想想可能還是有點必要整理,所以就在 Twitter 上寫了一串。 […]

  8. Kredit 說:

    Where can I find similar articles, but written in a different style?

  9. 084035 說:

    幾年後回頭看,上面很多留言變的異常的諷刺
    走了一個謀財的,來了一個害命的,許多上面留言的朋友們要負起這個責任啊

  10. […]  本來在前年施明德流浪賺大錢時寫了篇文章發表想法,結果看留言看到想遠離這顆星球之後,是不太想再寫什麼對於台灣社會時事的意見了,反正我有自信活得不錯,也沒權利義務管他人死活。但是由於約兩週前,因為表明自己不會去投票導致難得能在家吃的晚飯差點被我媽沒收,之後想想可能還是有點必要整理,所以就在 Twitter 上寫了一串。 […]

NOW

Facebook Status

OAuthException: Error validating access token: The session has been invalidated because the user changed their password or Facebook has changed the session for security reasons.

Recent Posts

第一次接觸 –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➀
十一月 11, 2009
By elielin
用盤古來Durarara!!
四月 3, 2010
By elielin
挑戰與冒險 –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➂
十一月 16, 2009
By elielin
名偵探的途中經過
十一月 15, 2009
By elielin
CHOCO☆ELIELIN@NICO生放送
十一月 14, 2009
By elielin
「光之魔術師」誕生秘話 –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➁
十一月 12, 2009
By elie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