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動畫漫畫思潮

我討厭劇情漫畫獎的理由

《理由》是在一九九八年為宮部美幸奪得直木賞的長篇小說,被視為宮部在當時挑戰新嘗試的野心之作,與在之後誕生的《模仿犯》對比也別有趣味,雖然日本的宮部迷似乎不怎麼喜歡,但欲熟習宮部美幸者還是必讀。而下面的內容則與本書完全無關。

 昨天下午有一通電話打到辦公室來找我,是新聞局出版處打來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小姐很有禮貌地說明來意,說新聞局主辦之「95年度劇情漫畫獎」即將於五月底截止收件,希望我能在收件結束後擔任該比賽的評審。

 「呃……這恐怕有些困難。」

 「是因為時間不好安排的關係嗎?」小姐十分親切。

 我很想回答:「不,是因為主義主張的關係。」但要是這麼一說,這位可憐的小姐可能就得在之後聽我發表三十幾分鐘主義與主張,所以我選擇講得比較明白簡要些。

 「不……不是的。這麼說您也許會感覺有些傷心,因為我覺得貴單位舉辦的劇情漫畫獎,是在戕害台灣漫畫的發展,所以我並不想與劇情漫畫獎有任何的牽扯。能夠的話,個人還希望各位早點發現,快快停手。不過這一屆既然已經在辦了,還是祝福能夠好好地辦完。請加油。」

 於是小姐說了聲:「喔,這樣嗎……那就打擾了。」之類的結語,我們就放下了電話。

 怎麼說呢?先不談這個三月公布辦法、五月底要截止收件,五月中還在找評審的劇情漫畫獎……我以為我反政府反體制已經反得蠻出名,沒想到還會被點名當這種官僚系統比賽的評審,看來努力還不夠,似乎要加把勁好好將《挑戰者月刊》辦得更有害一點……可惜上個月《挑戰者月刊》又得到優良讀物推介……。

 另一方面,連「戕害台灣漫畫的發展」都說出來了,小姐居然沒有問我原因,也沒有任何勸進,可見我雖然在候補評審名單上,但也許實在不是多重要,還得好好多多磨練求精進才行(笑)

 不久前曾在台灣動漫精品網熱情提供的公認討論區中,名為「如何養成看台灣漫畫的習慣?」的討論串裡,稍微提過我對劇情漫畫獎的看法,還有一些基於實務經驗而必須陳述的批判,在此就不贅述了。總之,基本上個人是對這比賽持否定意見的,原因也很單純:「這不是政府該插手的事情。」

 政府該作的事,應該是在戰略面上的修正,像是國民教育、著作權相關法規的整備,而不是跳下來在資金、人才培育、宣傳這種戰術層次上作文章,這些是業界人必須自己想破頭,善用運用甚至利用自己身邊的資源去完成的工作,並不該讓納稅人的稅金買單(就這點而言,雖不是完全贊同,但我很佩服青文與尖端所作的各式努力)。若非將棘手的戰術問題放任由業界自行嘗試解決,是無法留下真正合乎市場和文化需求的技術流程,讓文化確實生根於這塊土地上的。

 更何況,漫畫產業(說起來電影產業也是)是何德何能,能夠獨有如此特殊待遇,其他農漁造林宇宙產業為何不能比照辦理?

 講白了,政府不敢大膽禁止翻譯漫畫進口(或抽重稅)來強硬製造需求,也不敢拿免兵役免稅(或將文化創意產業指定為國防工業範圍優先項目)等直接誘因來促進人才穩定投入業界,用這種辦比賽大拜拜,小施恩惠給個人做自費出版,對於提升文化產業競爭力而言,並不會有任何正面效用。

 台灣漫畫的衰微,問題癥結基本上還是在「出版」、「作家」、「讀者」三者之間,原先在九零年代前半即將構築呈現的良善循環,因為出版與作家的接連失誤(短視近利與互信基礎的破滅),最終導致連讀者也失去該有的感性,才會形成延害至今的惡性循環——出版不願出、作家不想畫、讀者不要看。然而,我個人認為政府並不是在這循環中必須的環節,所以也不需要特地去為這樣的惡性循環負責,出版、作家、讀者三者若無法在意識上有所改變,面臨自滅是必然的。政府若是真的無法坐視,需要採用的方式,也應該是位在戰略面上的「教育」與「法規修正」。在戰術上玩再多把戲,只是提早把文化本身尚存的能源與資源消耗殆盡而已。

 文化能源消耗殆盡後會怎樣?其實也不會怎樣,輕微一點讓這個國家喪失幾個「○○家」的職種,嚴重一點也不過亡國。歷史還是會繼續走,愛漫畫的人,流亡到哪裡都會繼續畫吧!

 源自對政策時弊的諷刺,進而成為一種思想表現手法的漫畫,今日專業掃地,淪落到需要政府扶助還喜孜孜的田地,身為後生晚輩,我無言以對,只能試著用行動跟我能做到的一切,去對於這樣的現狀,作一些(也許終究還是無謂的)反叛,相信這塊土地上,還是有很多能為國為民為漫畫小說捨棄性命與青春的革命志士(笑)

 電話掛了沒多久,就被人吐嘈:「你不是一直很想去砸劇情漫畫獎的場子嗎?為什麼不乾脆就去當評審,到時候你還可以砸獎盃!」的確,能演出那樣的場面,說真話還挺誘人的,不過……這種東西只要一次沾了點邊,就是一生難甩開了。

 「我很樂意讓政府替我的作為鍍金,但我可不拿我的信念替政府背書。」我可是有繳稅的。

 日前導演李安在「用感性與理性看台灣電影」座談會提到:「(文化創意產業)政策需要由專業人士主導,而不是由官僚體系領軍。」還望政府能快快參透此言背後的真意,少作些有形無實的業績,多作些無形有用的鋪路。

迴響

  1. Portnoy 說:

    非常贊同!

  2. Barking 說:

    喔喔.暴走攻殼車耶!
    (謎之聲:是機關車啦…)

    那位小姐也是奉命行事嘛…更何況總編這麼堅決.也不會進一步詢問啦…

    劇情漫畫獎辦了好幾屆.如果他們知道問題早該自己停下來了…XD

  3. NORTH耶魯 說:

    容我打個岔,妳反體制反的不夠狠….雜誌作品做的太優良太精美了(這是在讚美嗎??)
    講白點,歷代新聞局長從來沒有尊重過也不會真正看的起卡通漫畫,這種施小惠的作為他以為自己以為這樣就算是在做漫畫產業很令人可笑。
    話說回來,漫畫方面打從過去審查制度到現在的分級制度從未改善過(請參考2005年一月的雜誌),這分級制度到現在陰魂不散,這對日本漫畫根本就沒差(因為日本那邊已經賺過一次了)但在台灣方面祇會讓創作的格局更侷限而已,大家只會畫少年少女漫畫而不會畫青年漫,導致大家誤認為的台灣漫畫家層次沒啥進步,因為青年漫就等於成人漫,成人漫等於情色漫。
    (什麼跟什麼阿)
    觀察近年來有關卡漫新聞不是大拜拜(漫畫展,漫畫博覽會,同人展等)就是在痛批(立委找碴說漫畫卡通網路通通都是情色的來源要管),老實說要介紹有關漫畫的現在只剩下蘋果日報的副刊。
    不好意思,本人越說越激動了,請見諒。

  4. bigblue 說:

    說的一真見血
    真的是不指漫畫
    粉多產業都粉缺乏政府有效的支持
    造成越來越低落
    現在出了李安一個名人
    那些高官就沾沾自喜
    真是讓人看了惡心

  5. Yea 說:

    不能同意您更多。

  6. waylim 說:

    “我以為我反政府反體制已經反得蠻出名,沒想到還會被點名當這種官僚系統比賽的評審,看來努力還不夠,似乎要加把勁好好將《挑戰者月刊》辦得更有害一點……可惜上個月《挑戰者月刊》又得到優良讀物推介”

    哈哈,我笑了,會心的那種。

    人家小姐就不要強求了,搞不好是AI姊妹啦。

    話說攻殼裡面的素子又美又強力被叫做母猩猩,妳這頭母獅子可也不能太弱勢呦!

    政府在文化事業上的造詣有目共睹,現在熱情有勁興沖沖,玩興過了,將來搞不好又弄個特別部隊管制法,你們這些九課的高手們要多保重。

    素子曾說過,並非現實主義之外的人就都是浪漫主義,反之亦然。這句話送給elielin。

  7. Akula 說:

    >>看來努力還不夠,似乎要加把勁好好將《挑戰者月刊》辦得更有害一點……可惜上個月《挑戰者月刊》又得到優良讀物推介……。

    所謂萬事不可能盡如人意啊(喝茶)

    其實挑戰者的宗旨不就是要培養不需要政府補助等等的名堂,也可以用自己的力量闖出一片天的作者嗎?那就不用鳥政府啦!自己好好玩,人家就會來了,不來的就是沒眼光

    這樣講好像也太主觀了就是XD

    說到這個,大家有心的話還是要多創作啊!這才是最重要的

  8. 瑜丸 說:

    恩..我覺得砸獎盃這個點子挺不賴的,很想試試,總要用點激進的手段讓政府看清真相才是

    我從來就沒對那啥米劇情獎有興趣過,因為我根本沒能感覺政府有興振台灣漫畫的誠心

  9. 瑜丸 說:

    歹勢,上頭的留言不小心多按到了幾次

  10. […] 誠如林依俐所言: 政府該作的事,應該是在戰略面上的修正,像是國民教育、著作權相關法規的整備,而不是跳下來在資金、人才培育、宣傳這種戰術層次上作文章,這些是業界人必須自己想破頭,善用運用甚至利用自己身邊的資源去完成的工作,並不該讓納稅人的稅金買單。 […]

  11. ACGFAN 說:

    想要做正確的事,就要先爬到正確的位置

    看看我們的學生以後有沒有人能爬到那個正確的位置吧!

    跟幾個同是教師的同好之間,往往彼此之間互相打趣

    說到劇情漫畫獎啊!這東西連猛藥都不是

    不過漫畫工會的漫畫家,倒是千方百計的要把政府拖下水

    其實工會的漫畫家還算有心,也還算很拼,但是方向錯了啊!

    只是在這些重量級的前輩面前,有誰那麼好膽敢當面來個忠言逆耳啊!(至少我不敢)

    不然我多想跟他們講:要振興本土漫畫,你們現在這樣根本是在惡搞

    公會的漫畫家陣容其實很堅強說
    只是………

    你們只是漫畫家,就只是漫畫家而已,不是什麼多崇高藝術創作者啊!!

    那群人老是搞錯自己的定位………(無言)

  12. MASAO 說:

    行政院優良讀物推介是由出版者報名參加的,既沒報名何來推介呢?這好像跟文中提的反政府體制精神有點出入吧

  13. 企鵝皮 說:

    to 樓下的MASAO

    「我很樂意讓政府替我的作為鍍金,但我可不拿我的信念替政府背書。」我可是有繳稅的。

    我想這句話應該能解除你的疑惑吧@_@

  14. rain 說:

    如果不是台灣漫畫家自己要求政府要扶植台灣漫畫,
    政府不會沒事做這個吃力不討好的事, 現在
    主事單位沒錢又沒人也沒資源,還要被民眾, 立委, 研考會,
    審計部駡到臭頭, 批評只要出一張嘴很簡單,
    台灣漫畫不會因為謾駡而進步, 一個不愁金錢,資源的人
    真的能感受台灣漫畫家一個人努力打拼實現夢想的
    艱難處境嗎?我很懷疑
    台灣漫畫界如果不團結, 談什麼政策都是惘然

  15. elielin 說:

    >如果不是台灣漫畫家自己要求政府要扶植台灣漫畫
    >政府不會沒事做這個吃力不討好的事

    如果是真的,我只能說覺得很丟人。
    這等於是缺乏生產力還理直氣壯的要求納稅人付錢養自己。
    幸好我所合作的漫畫家裡應該沒有這種人。

    >批評只要出一張嘴很簡單,台灣漫畫不會因為謾罵而進步

    那就讓我把這句話回敬給你吧。
    或是閣下知道哪裡有人可以用嘴編雜誌編到四十幾期嗎?
    (我倒想參觀一下那裡的編輯部和他們總編的舌頭)
    老實說,我這篇已經是很明確地就實際狀況,
    站在政府的立場針對問題提出方案與策略。
    如果你只能在裡面看到根本不存在的謾罵,應該是你的問題。

    >一個不愁金錢,資源的人真的能感受台灣漫畫家一個人
    >努力打拼實現夢想的艱難處境嗎?我很懷疑

    不能。
    因為跟我在一起配合的作家,絕對不會覺得他只有一個人,
    除非他想要獨自一個人,OK?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人努力打拼實現夢想算什麼艱難?
    這是基本吧,棒球選手或是壽司師傅也都是一個人為夢想打拼,
    難道漫畫家就會特別艱難?
    先把獨自打拼想作「當然」去努力,才有可能獲得他人的幫助吧!

  16. […] 我討厭劇情漫畫獎的理由 漫畫家的電子報第53期 – 行政院新聞局九十二年度「劇情漫畫獎」 越玩越「Low」的劇情漫畫獎(上) – 聯合滋事庫 標籤:96年劇情漫畫獎 相關標籤:No Tags 延伸閱讀:[專欄] 96年劇情漫畫獎總整理:各家出版社篇[專欄] 96年劇情漫畫獎總整理:東立篇 […]

NOW

Facebook Status

OAuthException: Error validating access token: The session has been invalidated because the user changed their password or Facebook has changed the session for security reasons.

Recent Posts

第一次接觸 –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➀
十一月 11, 2009
By elielin
用盤古來Durarara!!
四月 3, 2010
By elielin
挑戰與冒險 –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➂
十一月 16, 2009
By elielin
名偵探的途中經過
十一月 15, 2009
By elielin
CHOCO☆ELIELIN@NICO生放送
十一月 14, 2009
By elielin
「光之魔術師」誕生秘話 –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➁
十一月 12, 2009
By elie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