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其他亂筆亂文

巴比倫菌・前編(?)

By 2004/8/11No Comments

耶和華説:「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作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於是,耶和華變亂眾人的言語,使他們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通天塔了。因為耶和華在那裡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巴比倫。——《創世紀》第十一章

L博士的心情不太好。
在兩個小時前的母語教學計畫研討會議上,L博士與主持會議的某教授起了點摩擦。至於起因,則是L博士對會議主旨的質疑――
「所謂母語,就其在學術上的定義而言,是指人類於幼兒期,為了與周遭成年同類,尤其是自己的母親溝通表意,而自然通曉的語言吧?」L博士坐在大會議室座位的最前列,向站在台上主持這整個會議的某教授説道。
「您有什麼高見?」某教授看了看L博士胸前的掛牌,抿嘴皺了皺眉頭。



「既然母語的定義是人們自然通曉的語言,我不能理解為何又有在中小學裡教學的必要?反過來説,如果是必須透過教學才能學會的語言,那就不是母語了吧?」
「但是因為過去被壓迫的歴史,很多人都不會講他們早應該通曉的母語,像是客語或原住民的語言,所以才有教學的必要性。這也是為學生的利益著想,這樣可以消除他們語言上的障礙。」
「我就是想指出這有邏輯上的錯誤。」L博士站起身來,「既然不會説,就表示其母語並非該語言。若必須另外花時間教,那麼我們應該要清楚自己在做的不是什麼母語教學,而是一種『方言教育』。所以這個會議不應是先把方言以『母語』一詞涵蓋,好像是學童們天經地義地該要學習般,而跳過關於其必要性的辯證…」
「這位微生物系的教授,請你不要太激動。」某教授伸出手示意並打斷了L博士的發言,「母語教學乃是人的問題,是社會未來的問題,是很複雜的。我們不是在培養理科實驗室裡哪些沒有腦的細菌。如果你是來旁聽,還請稍安勿躁,等會議結束,我們會有專人解釋給你聽。」
説完,某教授無視大眼圓睜的L博士,逕自地繼續會議的進行。L博士先是摸摸鼻頭,接著走向前去,狠狠地踹了講台一脚後,在衆人的喧鬧声中離開了大會議室。
——L博士試圖回想那個某教授的姓名與長相卻失敗了,這使得他的心情更加苦悶,表情就像是把「憂鬱」兩字寫在臉上一般複雜難解。L博士雖曾聽說可以常在電視節目裡看到這某教授發表高論,但由於此人研究上從不見有像樣的成果,故他根本不曾存在於L博士腦中的人名簿裡。然而這位仁兄無禮的發言,卻重複地在L博士的心中播放,有如盤旋熟成水果上空的果蠅般,揮之不去。
於是L博士決定要報復。
説到科學家們的報復,縱使是出自私怨,也往往會影響到整個世界。有些門路的就是找人出資研發核彈等殺戮兵器,而沒啥朋友的就大多是窩在實驗室裡作怪人怪獸。至於L博士,由於實驗器材與經費限制,就算想學電影讓恐龍復活也作不來,所以選擇了新菌種的開發。
從結論來看,L博士是個真正的天才。就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L博士創造出了約一培養皿份的復仇伙伴。這群肉眼看不見的小惡魔,會對感染者左腦司掌語言表達的額葉、司掌語言瞭解的顳葉産生影響,依據基因所提供的遺傳情報,分配並重整感染者腦部所能接受的言語刺激方式。簡單地説,就像是從小説方言,長大學國語時會帶腔般,這些細菌便會加強這種傾向,縱使是從不曾講方言的人,也會因為細菌的作祟變得説什麼都帶強烈的腔調。L博士將這些微小的戰友,命名為「巴比倫菌」。
L博士打開實驗室的窗戸,將培養皿的内容物向外一灑,然後稍微欣賞一下窗外的寧靜之後,關窗拿出睡袋準備睡覺。

第二天早上,先是電視台收到許多抗議電話,觀眾們在電話的那一端大聲抱怨著聽不懂晨間新聞的主播究竟在咕噥什麼;然而對於電視台的工作人員而言,這些來電卻也都像是廣東話夾雜著拉丁文般難解。雞同鴨講半天之後,拿著報告想請示上級的小執行製作,卻發現也上司對他説的好像是外星話。
還不到中午吃飯時間,這種現象就已經蔓延至全國。總統府、立法院以及各黨團紛紛召開緊急會議。
「這下到底係麼介状況?」
「歹勢,你講甚物?」
「汝兜之語吾毋點解哎!」
「攏不調啦!攏不調啦!講共語啦!」
「這麼多郎,沒郎會講國語嗎?」
「幹!會曉講國語蓋高尚熊?」
「冷靜唔解,唔解!」
「儂拿勒海格是啥物事…儂打我!儂竟打我?」
國内各級府會召開的緊急會議都呈現類似的景象,沒有人能夠完全聽得懂其他人在説什麼,彼此光是為了追究「你在説什麼?」一事就口角紛爭不斷,罔論議事進行。
電視股票分析節目因為名嘴之間無法溝通而空轉,電台的廣播節目則是完全停擺。菜市場的小販與主婦因為説不明價錢而叫嚷,計程車的司機與客人因為聽不懂目的地而吵鬧,手術房裡的醫生更是因為溝通問題而陷入緊急状態。人們儘自地各説各話,抱怨他人話講不清楚的喧嘩聲更是響遍了北中南各大城市,直到深夜都未曾停止。
L博士這一整天拿著筆記本,在校園裡觀察所得到的數據,豐富得遠勝過自己目前的研究。看著電視新聞雖然不著邊際,但也還算忠實呈現的各地衝突畫面,L博士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拿起身旁的話筒,撥了個電話給某教授的研究室。
「喂,邊位?」某教授答話。某教授的父母大概是來自廣東與浙江,因為某教授講的雖像是廣東話,但口音卻帶著一股蔣介石時代常能聽見的那種怪怪浙江腔。
這瞬間,L博士十分慶幸自己由於長期與細菌接触而具有免疫力,不會被這樣強迫性地說一些怪語言。
「您好,我是微生物研究的L。我想詢問一下關於母語教學計畫研討會議…」
「邊位?你係邊個?母語?你講乜野我不明白!」
「我是微生物研究的L!」L博士也不禁放大聲音。
「帕登(Pardon)?」
該死!L博士在心裡暗暗唸著,並重重地放下手上的話筒。縱使他不受感染保持正常,但當所有人都不正常的時候,他也無法與任何人溝通,當然也就無從主張他的正當性。完全沒能得到預期之勝利快感的L博士,有些沮喪地拿起剪刀,繼續收集報上貴重的實驗數據。

事發後約莫一個禮拜,由國内外知名的語言學者所緊急集結而成的研究小組,發表了他們初歩的分析報告。
乍看之下,這突然襲來的混亂看似無法收拾,但是實際上卻仍然有法則可循。首先,雖然在發音習慣,以及對於語言聲音的認識能力有所改變,但對於文字的理解仍然如常。而研究結果也顯示,具有血縁關係之家族間的溝通基本上並不成問題,根據這種傾向擴大調査後,發現在同一個地域居住的人,也就多具有類似的口音。
於是全國的語言發音系統,便大致可説是依縣市別分裂成為二十八大種,其中十種還帶有原住民語言要素,可是在各系統下,又隨著原本是慣用台語客語還是國語的不同產生細分化。另外,在具有老社區或是人口組成較為複雜的地域,似乎還存在著以「區」為單位,像是台北市大同區語之類的語言。而在外省族群為中心的眷村社區,則產生了近十五種以浙江上海湖南等大陸方言口音為基礎變化的新語言。
一邊聽著學者們在電視上用英文進行的成果發表,L博士一邊迅速地翻閲著手上的分析論文。從金門馬祖澎湖並未產生任何變化,語言亂象只停留在本島的現況看來,巴比倫菌似乎是過不了海。但其威力居然連北市萬華語都造就出來,這就挺超出L博士的想像。
不過,翻遍目前所有的報告,L博士驚覺竟然沒有任何人將對於發生原因的研究方向轉到病菌感染之上。看樣子再這樣下去,除了L博士自己走出來招認外,將永遠不會有人發現是他幹的。
L博士多少有點悻悻然。而當他回到實驗室裡確認電子郵件時,卻發現了從中研院轉來的一封信,內容是獎勵研究解決這怪現象的輔助金辦法説明,且輔助金額居然高達二十五億。
望著電腦螢幕,L博士突然覺得一陣後悔,因為他並沒有準備任何能夠抑制巴比倫菌活動的藥劑。雖然説基於「沒有解藥的生化武器就只是災害」的鐵則,一般研究室在開發生化兵器時,都會同時開發解藥。但由於L博士之所以會開發巴比倫菌,只是因為自己不爽,所以壓根兒沒想過解決的方法。甚至連巴比倫菌究竟能活多久,L博士自己也不知道。
「走著瞧吧!」
L博士選取了那封中研院的來信,按下刪除鍵。
つづく。

elielin

数年前は東京でアニメ制作進行をやってた台北在住の台湾人編集者です。おたくでもギークでもないと思うけど、そう思っているのがお前自身だけだと周りから言われています。時々中野区に出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