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小說戲曲圖畫

極短小說✽一個都不留

By 2005/10/94 Comments

 在這塊土地上,人們每天都向著天空嘆息。

 「神啊,你實在太不公平!看那富人悠哉度日,財豐富碩;而我們汲汲營營,卻總是賺不到足夠的錢,累積不了讓自己滿足的財產!貧富差距過大,大家都在生活壓力的逼迫之下,痛苦不堪!」

 神有點困擾,因為祂並不覺得富人有多悠閒,也不覺得這些人有多缺錢。不過祂還是試著向人們提案:「你們可以努力種植稻米蔬菜和水果,使其豐作,便能與他一樣富有。」

 人們對於神的回答不甚滿意:「神啊,你實在搞不清楚狀況!如果只要努力就能消弭貧富差距,我們早就發了,哪裡還需要在這跟你抱怨祈求!更何況,不管我們再努力,都只會落為富人剝削的對象,無法真的變得富有。」

 「那麼,」神皺了皺眉頭,「你們可以試著調適自己的心態,從學會欣賞周遭事物去獲得滿足,享受現在的生活,讓自己的精神豐碩,之後便自然而然會走向富有的道路。」

 「神啊,你實在太天真、太過理想化了!精神上的豐碩可以吃嗎?學會欣賞周遭的事物可以拿到錢嗎?你說的一切都不切實際,根本就是站在富人的角度,要我們甘於貧窮,好讓那惡人更加富有!」

 「好吧,那我想只能使出最後的手段了。」神嘆了口氣,「你們就去打那富人一棍,取走他的錢,大家平分吧。」

 於是人們選出了代表,從富人身後狠狠地給他來了個亂棍連打,然後其他人也一擁而上,從昏倒的富人身上奪走了所有值錢的東西。

 富人清醒後發現自己被搶劫,喃喃說著:「這裡已經不能住人了。」之後搖搖頭站起身,回家收拾他能帶走的財產,搭上馬車,離開了這塊土地。

 在富人遠離了這塊土地之後,人們先是怨嘆富人居然帶走了不少財產,但很快地就開始分配他留下來的一切。當初挺身給富人一陣亂打的人被視為最有功勞,分得了最大部分的財產,其他則由大家均分。

 然而這個唯一擁有較多財產的人,自然也就成為這塊土地上最富有的人,如此的發展並非眾人本意,結果又造成了新的貧富之差。

 人們決定再度弭平這樣的不公平,所以如法炮製也給他一陣亂棒——不過為了防止富人有機會捲款潛逃,人們這次學聰明了,大家用盡力氣,將富人當場打到死。

 富人死後,人們照例分光了他的財產,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就跟之前不太一樣了。

 莫名的恐懼開始圍繞著人們,讓他們只能互相猜疑。大家仍然都想成為富人,但大家都有預感要是一旦成了這塊土地上最富有的人,自己的人生旅途將馬上直達被亂棒打死的終點。有門路的人趁夜收拾家當匆匆遷徙他處,沒門路的人擔心自己終有一日要遭到殺害,於是先下手為強。人心惶惶使得這塊土地日漸荒廢,既有的資源不斷地被消耗,不用人殺人,這塊土地也漸漸變得沒辦法住人。到最後,終於只剩下兩個人,各持有這地方一半的權利。

 然而就在那天,兩人因為一言不合,其中一人對另一人開了三槍,但旋即就被對手用隨身的利刃割斷喉嚨。

 身中三槍的人倒在血泊中,嗚咽地向神進行最後的抗議。

 「神啊,你欺騙了我們!貧富差距仍然存在!有錢離開這裡的富人們逍遙外地,而我們不但沒能獲得財富,現在還要失去我的生命!」

 「不,貧富差距就要消失了。」神笑得燦爛。「只要你嚥下最後一口氣,這裡就不再有任何人,也不再有財產是屬於任何人,自然也不會有什麼貧富差距。從此這塊土地之上將永遠享有平等,不再有紛爭。」

written by Elie Lin, 20051009
1284 words in total

 

elielin

本名林依俐,1976 年生地球人。看似任性又狂妄的現實主義者,但是本人卻只覺得自己是獅子座O型長女的典型。原本順便經營出版社並包攬一切雜用,最近則因為心累暫時呈現半退休狀態。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