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推理相關雜文

關於組成推理協會

By 2005/3/82 Comments

 嗯……先謝謝希映告訴我這個消息。之後想了幾天,決定還是說說我的想法。也許會有點像潑冷水,但還希望大家能理性……或是說客觀地聽聽我的意見。是呀,不過只是我的意見麼。

 進入主題,其實我對於這樣的組織,除了個人並沒有興趣之外,也不覺得現在這個時間點上、這樣的狀況之下,組成這樣的組織,會對於推理創作、推理研究會有什麼樣的幫助。反過來,還具有如果一個不小心,造成阻害推理創作與研究之發展機會的風險。

 該從哪裡說起呢?

 首先,成立這樣的協會之前,就如同需要三十個發起人一般,我們至少需要三十個以上的①有指導或營運推理社團、社群經驗者②熟知或擁有建構推理研究方法者③具有一定實績的創作者,再從中凝聚找齊三十個發起人。

 然而放眼目前台灣,老實說推理社團本身的數量並不夠多,而性質與活動其實也不甚多樣,學校社團到網路社群,座談、茶會或讀書會,不管規模只看數量,也只能說是剛起步罷了。這也意味著其實我們並不擁有我們所想像的大量讀者,只是有一群資深的「FAN」罷了。由資深的FAN作為發起人的協會組織,最後也只是個同好會,是很難達成什麼有效結果的。

 第二,是台灣很多文化相關人士常犯的弊病(也可能只是我的偏見)。他們往往認為很多東西,是要「聚集眾人的力量之後才有更大的力量」,可是如果是需要勞動力的事情……比如像是挑磚,那也許還可以這麼說;但實際上一個組織的起頭,光是聚集眾人的力量是沒有什麼用的,聚集「有力量的眾人」才是最重要的。是的,聚集有力量的眾人之後才有更大的力量。甚至我們可以說,只要聚集有力量的幾個人就夠了。等到組織的基本架構出現,才是真正地需要人力量的時候。

 於是乎我們可以發現,那個「基本架構」其實尚未出現。我們並沒有幾個會員上百的巨大推理同好社團(注意!這裡的「會員」是定義嚴謹的,必須經由一定手續入退會,以及對社團負有一定權利義務的),我們也沒有幾個定期出會誌的研究會,我們更缺乏創作中心社團,我們還需要有更多的推理作家!當然,有人可能會說「這些就是需要協會來促成的事」,但我說了這麼多,正是要來證明這樣的想法是有矛盾的,是呀,提出異議……就像是,下面御劍檢事所說的一樣。

台詞乃是配合御劍怜侍的性格,請不要過度聯想

 那應該怎麼做?我個人私自以為,先從眼前與周圍做起,才是我們該踏出的第一步。像最近冬陽先生等人積極促成的網路讀書會、學校社團座談,與一直存在的台灣推理俱樂部年會活動,不管規模大小,都是只要長久經營,便會對於整體發展有所助益的。現在需要的是「FAN」積極地轉化為「觸媒」,用社團、社群的形式,分散活潑但持續地去創造各種可能性。

 具體的說,不再只是將「喜歡」放在嘴巴上說說、留言版上貼貼,而是將「喜歡」用有條理的文字、有系統的評論研究、有主旨的讀書報告,具完整性的各式創作將「思想」加以擴散,就算只是你身邊的人之間傳閱,也是重要的。然後,聚集身邊有共同興趣的人,人數也不用多,一同朝著共通的目標精進,在從這樣經營小社團的經驗裡,慢慢地去擴大範圍,累積實力與成績,我們也才能得到具有推理研究創作同好組織營運能力的人、得到把握研究方法的人、得到熟習創作訣竅的人,而他們……也許就是你我,才能真正地改變時代。

 我們現在都在山腳下,就算花費心力將大家聚在一起,所有人還是在山腳下。現在是我們必須各自往上看的時候。在孤獨地往上看、往上爬之時,也不要忘記去協助你摸得到的伙伴,務必要鼓勵你看得到的伙伴,然後衷心祝福你看不到的伙伴。最後,我們一定能在山頂上相會。當我們一起在山頂看見遠處更高的山峰之時,我想那才是協會成立的真正時機。

 不過,寫得這麼長,也只是在試圖依據邏輯來說明「我為何興趣缺缺」的原因(談推理的人總得合理點,不只是訴諸空泛的概念),並不是什麼絕對正確的大道理(搞不好有人已經在途中發現矛盾,在電腦螢幕的那一端大喊著「異議あり!」也說不定),還請不要太過於在意。如果協會能成,也是一件美事,屆時我也將不會吝惜獻出我的祝福的。

elielin

本名林依俐,1976 年生地球人。看似任性又狂妄的現實主義者,但是本人卻只覺得自己是獅子座O型長女的典型。原本順便經營出版社並包攬一切雜用,最近則因為心累暫時呈現半退休狀態。

2 Comments

  • 希映表示:

    依俐姐,謝謝你的回應^^,不過,有些話不好直接說,目前我也只能說大家還有其他的考量。我個人很贊同你的部份看法,也已經請其他人一起來看看你的意見,集思廣益下希望能得到一個最適合台灣推理界發展的結果。

  • elielin表示:

    > 目前我也只能說大家還有其他的考量。

    我能瞭解的。看「籌備緣起」的撰文者是曲辰時,其實已經理解了大部分的用意,而且很能明白這絕對是種非常良善的用意。然而還是選擇提出異議的原因,嗯……因為用意實在太良善,若不是與大家還有段小距離的我,大概很難有人會赤裸裸地說出口吧… 像「異議あり!」這種話(感謝御劍檢事客串演出)。

    當然,這作為一個選項而言,絕對不是不可行的。有能力完成的話,我絕對認為去做是件好事;就算沒有能力完成,光是會想「去做」也就非常值得給予高度評價了。只要覺得有價值,就放手去做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