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小說戲曲圖畫

短篇習作✽白月夢

By 2005/6/23No Comments

 寫在二○○四年夏天的短篇,生平第一篇愛情小說(自認)。
 拿給學妹看的評價是——
(優點)好哀傷的故事……(缺點)好清淡的愛情……orz


 
 那是一場意外。
 
 在那樁不幸的探索艦碰撞事故裡,雷恩‧慕亞失去了他的生命。他四散於宇宙空間的遺體,終究還是沒能回收,所以一個多月前在地球所舉行的葬禮上,艾莉‧慕亞——雷恩最愛的妻子——只能眼看空蕩蕩的棺木下葬。
 失去了丈夫的艾莉,今天則來到了暌違已久的月表基地。站在環繞基地的自動步道上,落地玻璃牆外那光亮的地球,讓她不自覺地瞇起了眼睛。
 艾莉察覺到自動步道終點的熟悉人影,臉上自然地浮起了微笑,並向其點了點頭致意;但定睛仔細一看,遠處那個撐著柺杖的人影,竟笑容滿面地大力揮動他還包著繃帶的右手,一跛一跛地想向艾莉走近。
 「亞瑟!別太勉強啊!待在那等我!」
 看著人影搖搖晃晃地接近,艾莉不禁叫出聲來,同時更趕緊加快腳步,走向位於步道終點的大廳。
 
 「真是好久不見哪。」被喚作亞瑟的青年,與艾莉肩並肩地坐在四下無人的基地大廳裡,一邊忙著安置他的柺杖一邊感慨。「大概有三年左右沒跟妳見面了吧?」
 「沒那麼久吧!」艾莉淡淡地笑了笑,「寧靜海開發機組的爆炸事故,到現在也不過兩年多而已啊!」
 「喔!是嗎?那是我搞錯了啊!」
 「要不是被那場爆炸事故搞壞了身體,我現在可能還是你的上司喔!」
 「嘿嘿……」亞瑟靦腆地搔搔他那淺咖啡色的頭髮,想用笑聲蒙混過去。
 「……而我也可能還跟雷恩在同一個隊上吧。」
 一提到雷恩,亞瑟的笑聲便停了下來。
 「呃,艾莉,我真的感到很抱歉。」亞瑟面色哀傷地看著自己包著繃帶的手,「如果我那時能堅持將他帶離控制室的話,也許雷恩他就不會死了。而妳也……」
 「別這麼說,碰撞事故又不是你造成的。」
 「艾莉……」
 「別提雷恩了,我今天可是來探望你的。」艾莉笑著想轉移話題,「怎麼樣,傷口還會痛嗎?」
 「傷口?喔,你是說這些啊!」亞瑟有點尷尬地用手指了指打上石膏的左腳,「沒、沒問題的啦!醫官說只要再兩三個禮拜就可以……啊。」
 似乎是因為注意到站在大廳入口的第三者,亞瑟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而艾莉也順著他的視線轉頭望去,但在下一個瞬間,她不禁懷疑自己的眼睛。
 
 ……雷恩?
 
 那應該已經不在人世的身影,帶著微笑向艾莉與亞瑟走來。就像是為了彰顯自己的存在感一般,磁力靴與地面碰撞的聲響,證明著來者並非鬼魅。
 就當艾莉因為這幾近靈異現象的突發狀況心慌之際,亞瑟邊苦笑邊撐著柺杖站了起來。
 「呃,艾莉,很抱歉瞞著妳這件事……」
 「你不會是要跟我說,一切都是你們倆串通要給我一個驚喜之類的吧?」艾莉雖儘可能保持冷靜,但仍遮掩不住她的不安與不滿,所說的一字一句就宛如冰錐一般,脆弱卻又尖銳。「這是個很差勁的玩笑。」
 「不,不是的,艾莉……」亞瑟的臉上,終於只剩下苦澀而失去了笑容,「雷恩是死了。」
 「那他又是誰!」
 艾莉提高語調將問題扔向亞瑟,同時也睜大了眼睛,直視著這現在已經走到兩人跟前的男子。
 「他是……」
 「我是雷恩。」不速之客遮斷了亞瑟的發言,悠悠地說道,就連聲音都和艾莉記憶中的那人一模一樣。「正確地說,是雷恩的備份。」
 「備份……?」
 「艾莉,你還記得嗎?」不等艾莉反應,亞瑟慌忙地插話,「三年……不不,是四年前開始實施的那個基地人員的記錄作業。」
 「記錄?」艾莉在記憶中找尋著相關的詞句,「你是說為了模擬人格系統程式開發計畫而開始的那個?」
 「沒錯。還記得第一回的問卷嗎?有好幾萬道題目,怎麼寫都寫不完!」
 「是一萬六千五百道題目。」艾莉糾正亞瑟,同時也想起當時那頗為人詬病的計畫——其實計畫本身並不壞,只是第一回記錄時,要人填寫的題目數量實在太多了,基地成員們無不抱怨連連,就連艾莉自己也整整填了一個多禮拜,搞得手邊工作的進度嚴重延遲。幸好在之後,只要定期將工作報告分類輸入,便能追加資料於記錄中,要不然每兩三週來一次這樣的大普查,基地恐怕就得癱瘓了。
 於是艾莉指了指自稱雷恩的男子。「你想說,它就是那個計畫的成果?」
 「別用『它』嘛……」亞瑟苦於應對,艾莉的尖銳反應似乎比頭上的傷更讓他頭痛。「雖說真的只是程式模擬出來,複製在人造義體上的人格,但他可是有著意外發生前為止的記憶啊!跟真正的雷恩……是沒什麼不同的!」
 艾莉看著身旁的男子,眼神仍充滿了敵意。而男子卻回報以溫和的笑容,那艾莉最熟悉、也最懷念的笑容。
 如果將記憶視為一種情報的集合,那麼只要能有個將記憶情報整合、管理與呈現的系統,所謂的「人格」在理論上,應該是可以複製的。計畫開始當初那上萬道題目,目的就是一口氣收集最基本的情報資料——生平、好惡、習慣等等一切被視為構成人格的項目都在其中,只要有這些資料,要去模擬出一個人的對物對事的可能反應,是一點也不困難的。
 艾莉並不喜歡這種感覺,因為她相信縱使有再齊全的情報,人的靈魂——會去思考、去夢想、去愛——的部分,不會是程式可以模擬的。
 「那,就告訴我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好了。」
 「他是……」
 「讓我來說吧。」話題的主角打斷正要說話的亞瑟。「因為我……雷恩‧慕亞死於意外事故,然而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在基地裡的職務,似乎還算是挺重要,看來不是隨便來個人就能頂替的,必須謹慎地進行事務的交接。於是雷恩的人格備份,也就是現在跟妳說話的我,便依照計畫參加同意書的合約,配合基地的需要被啟動了。」
 艾莉想起四年前的那份自己應該也簽了字的同意書,在啟動模擬人格的條件裡,似乎是有這麼一條。只不過沒想到那條文所代表的,竟是就連身後事都得由「自己」來處理……所謂死後不得安寧,莫過與此。
 「我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今天則是最後一天。」微笑著的「雷恩」看了戰戰兢兢地站在一旁的亞瑟一眼,「而在最後,我想和妳見個面。」
 艾莉心頭一陣刺痛。在那場突然到讓人連哭都哭不出來的葬禮之後,她以為自己應該不會再感受到這種痛楚。
 「艾莉……」
 「不要碰我!」
 艾莉猛然地甩開了「雷恩」伸出的手,倒退了兩步。
 「你太自私了……」艾莉憤恨不平地瞪著眼前這因為驚嚇而失去笑容,只能楞楞地向她投以訝異眼神的男子,「突然地死去,又突然地出現!你有顧慮過我的心情嗎?你知道那沒有遺體,沒有遺言的葬禮有多麼難捱嗎?你也是!亞瑟!就算這個備份有多麼接近雷恩,但他畢竟不是真的!他的存在只是在提醒我,雷恩再也不會回來的事實!」
 艾莉激烈的抗議,使得沈默籠罩了整個大廳。一直到「雷恩」出聲,才劃破這令人焦慮的寂靜。
 「是的,雷恩再也不會回來了。」
 收起笑容的「雷恩」堅定地看著艾莉。那臉上的表情讓艾莉心悸不已,下意識地去迴避與他的眼神相接。因為這讓她回想起當年因為事故而重傷昏迷時,在朦朧中所見到的那個,病床邊緊緊握著自己左手的雷恩。
 「正是因為如此,我必須要與妳見面……而我也更希望,能夠好好地跟妳道別。」
 「道別?」
 「亞瑟曾經提議,寧可利用其實只是備份的我,向妳謊稱真正的我還活在這世上,好讓妳能去懷抱一點希望……不過我想那是行不通的。」他抿抿嘴角,轉頭看了看滿臉無辜的亞瑟,又將視線移回到艾莉身上,「就憑我與亞瑟,是騙不過妳的。」
 這話一點也沒錯,過去雷恩與亞瑟不管在艾莉背後作什麼,往往都是功敗垂成。就算是準備禮物想給艾莉一個驚喜,她卻也總在禮物拿出來之前,笑著先跟他倆道謝。
 「艾莉,也許妳有不同的想法,但我卻認為在這世上,是沒有什麼會比突然地失去所愛,而更令人悲傷的。所以我想……至少,我們應該彼此說聲再見。」他溫和地用艾莉最熟悉的聲音述說著,「與其是突然地失去對方,在永遠的別離之前能夠彼此說聲再見,總是比較幸福的。」
 艾莉先是低頭不語,接著卻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真不像是個猝死於意外事故的人該說的話。」艾莉抬起頭來看著雷恩,「不過,卻很像是你會說的話。」
 「是嗎?」
 「你總是那麼輕易地把幸福一詞掛在嘴上……明明一點說服力也沒有,但卻又讓人……讓人想要忽視一切道理,去相信你……」
 亞瑟注意到之前一直寫在艾莉臉上的敵意,在此刻似乎已經完全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他從未見過的憂傷表情。而就在同時,雷恩上前了一步,輕輕拉起艾莉的手,然後就這樣順勢將她擁入懷中。
 「說聲再見,對我說一聲再見吧,艾莉……」
 「跟你說聲再見,你或我真的會比較幸福嗎?」
 「會吧,我想一定會的。」
 「……再見,雷恩。我愛你。」
 艾莉不明白自己為何流不出淚,乾凅的哀傷在她的胸口打轉,漸漸化為了一種熟悉的安心感。她闔上雙眼,將意識交給雷恩緊緊的抱擁中。
 「再見了,艾莉。我也永遠愛著妳。」
 雷恩平緩地說出他一直想傳達給艾莉的字句。語畢,他悄悄啟動了藏在自己袖口的控制器。
 
 停止運作的艾莉……正確地說,是艾莉的備份,闔著眼坐在基地大廳的椅子上,就像是睡著了一般。雷恩坐在艾莉的身旁,右手握著她的左手,靜靜地看著她。
 「你覺得我很自私嗎?」
 「當然很自私。」一旁的亞瑟似乎有些不悅,「接連兩次都硬要逼我看你死去的傢伙,當然是自私的。」
 面對亞瑟的指責,雷恩則回以自嘲般的苦笑。說起來,在兩年前的寧靜海事故無情地奪走艾莉之後,他就一直是自私的吧。利用模擬人格開發計畫,積極說服上司將艾莉留下的記憶情報,用來作為基地第一個模擬人格實驗——縱使是以觀察測試的名義,縱使是知道只能得到一個模擬的人格,縱使是如此便必須在艾莉的備份停止前,永遠去背對真正的她早已死亡的事實——那執拗地想要讓「艾莉」繼續活下去的自己,的確是自私到無可救藥的。
 「真是諷刺,明明先死去的人是艾莉,但是最為你的死而悲傷的,竟然也是她。」亞瑟像是想遮掩自己臉上表情似地,低頭調整著控制器,「你還真是作孽。」
 「給你添麻煩了,亞瑟。」
 「……就算是模擬出來的,但對我而言,你還是你,艾莉還是艾莉。你說得對,與其是突然地失去對方,能夠在離別之前彼此道聲再見,總是比較幸福的。」亞瑟抬起頭來,望著雷恩。「縱使是用這樣的形式。」
 「現在輪到你和我道別了。」
 「是呀……有緣再見了,雷恩。」
 亞瑟將控制器朝向了雷恩,按下了停止活動的按鈕。雷恩則閉上了眼睛,任由意識散去。
 看著曾經是艾莉與雷恩的兩具人造義體,亞瑟顯得有點落寞。就像是想甩去哀傷似地,他搖了搖頭,在用領口的通訊器與上司簡單地交代始末,並通知回收人員前來之後,亞瑟默默地撐著柺杖,離開了大廳。
 
 在落地玻璃牆外,地球仍然光亮。

written by Elie Lin, 20040814
4000 words in total

 

elielin

本名林依俐,1976 年生地球人。看似任性又狂妄的現實主義者,但是本人卻只覺得自己是獅子座O型長女的典型。原本順便經營出版社並包攬一切雜用,最近則因為心累暫時呈現半退休狀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