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FEATURED經驗建議意見

那些我周圍的煙與菸

By 2009/1/143 Comments

090114
韓國小飾品雜貨BLACKTORI STYLE設計的香菸。
 2009年1月11日起菸害防制法開始執行,許多人也紛紛在自己的網誌寫下看法。而我個人對於這個防制法,是非常不以為然的。就像是我在Twitter上寫過的,面對菸害防制時,我們並不該分為吸煙者與非吸煙者來看,而應該是要看「吸煙的權利」與「不聞菸味的權利」。而把這兩者當作不能共存、無法協調的兩種權利,則是這個新法的最大謬誤。

 感覺上像是放棄溝通,放棄思考共存的方式,只想直接動用國家暴力單方面要吸煙者屈服。當然這也是一種作法,只不過在我這種有著「分煙(讓吸煙與不聞菸味的權利減少摩擦,進而以使同時滿足為目標)」思想傾向的人看來,這樣的法令只能用「粗暴」兩字來形容,就像是當年台北市全面禁電玩那樣。

 我是不抽煙的。不過也不討厭菸味。甚至,比起菸味我更討厭香水味。

 這得從我那享壽九十的老菸槍爺爺說起。

 爺爺在十七、八歲的時候,因為工作關係曾到中國青島待過一陣子,那時為了談生意與人交易,他懂了怎麼抽煙與鴉片,回到台灣之後戒了鴉片,但一直都是菸不離手。直到小學三年級搬出基隆老家以前,我跟父母與爺爺奶奶都住在一起。有人或許淺聞就想掩鼻而逃的菸味,對我而言,是與爺爺共處的空間裡,一種再自然也不過的存在。

 我喜歡爺爺,所以不討厭菸味。但是我也因為爺爺的煙,所以我不抽煙。

 目前經由徹底的宣導而讓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二手煙,對於上小學之前的我而言,是一種玩具。我喜歡用塑膠袋收集爺爺吐出來的煙,然後拿著一包一包白白的煙來玩,用煙試圖在空氣中做出花樣之類的,也會拿來吸。

 是的,我可是費盡心力收集(捕捉?)爺爺吐出的二手煙包成一包拿來吸呢!現在想想真是個勇者啊(笑)

 結果當然是嗆到。之後記得還是會收集來玩,但就再也不敢吸了。長大了,也從不會想去抽煙。

 不過,雖然父母不抽煙,從爺爺到叔伯大家週末齊聚麻將桌,人手一根煙笑談家務事的景象之中,我也從不覺得抽煙是什麼特殊的行為,大概就是跟喝酒同一等級吧。當然在室內抽煙的人一多,菸味著實燻人,不過在我的成長經驗裡,也總是有著共處的方法。開窗戶、開電扇、開抽風機,小朋友到隔壁去。抽煙的叔叔伯伯會為我們想,我們也不會笨到去妨害叔叔伯伯的興致——與其說是興致,其實看起來更像某種交際儀式,就像當時的我們以紅白機卡匣會友一樣,大人只是以菸會友而已。

 十幾年以後,我到了日本,進了動畫公司。制作部裡大概有兩年左右,只有我一個女生,而我也是僅少不抽煙的制作。雖然在一開始曾經遇到一個缺乏抽煙禮儀的前輩,可是在之後所屬的制作班(雪風班)裡小上司K與同僚Y與後輩H,都因為知道我不抽煙,所以要抽煙時都會自動到室外樓梯間去。寒冷的秋冬想在室內抽煙時,如果我在場,也會先拿著菸點個頭,打聲招呼。

 而在跟他們的互動之間,我確實地感覺到大家與小時候那群叔叔伯伯的不同。叔叔伯伯抽煙是為了興致與交際,而這群伙伴是為了發洩,或說得更明確點,是為了抒解壓力。

 為了趕上時間表,反而被時間追著跑的日子。面對任性或不任性的導演、作畫監督、原畫師,不但要處理工作也要處理他們彼此的人際關係,再加上每天約十六到十八小時(週六日大概是四到八小時)的長時間勞動,其中有一半的時間還要集中精神開車,就算大家都是不到三十歲的年輕小伙子,但壓力說大還是很大的。可是這樣的工作性質,也沒有什麼時間讓我們去慢慢抒壓,所以需要一些即效的抒壓方式——女生的我選擇的是回家洗澡(就算是回家只洗個澡再去公司,也要回去洗澡!)而這群男生選擇的是抽煙(因為喝酒就不能開車),就只是這樣而已。

 今天抽了三十年煙的小叔叔這麼跟我說,高中以下的男孩子抽煙大多是為了好奇,大學之後跟當兵時的抽煙,大多是為了想融入團體,進了社會才開始碰的人,則通常是為了跑好業務顧好客戶與抒解壓力。而同樣的法則,也可以套在喝酒與吃檳榔上。

 這使我想起了五、六年前,偶爾跟小上司K與同僚Y一起掛在室外樓梯間,看著遠處的東京都都廳與夕陽苦笑嘆氣的日子。是啊,小上司K抽同僚Y敬的菸,同僚Y抽小上司K回的菸,雖然通常是拿著一罐水蜜桃果汁相陪的我,仍非常能理解那種掏出一支香菸敬對方的社交,也很明白他們是怎麼靠著抽一根菸,讓自己平靜下來,轉而用行動去處理問題。

 當然大多時候只是出來抽根菸純哀叫一下就是了(笑)

 那些我周圍的煙與菸,讓我體認不抽煙的是人,抽煙的人也是人。有點想像力的話,雖然可能是因人因地,會有百百種不同可能性,但我相信總是有共處的方法,只看彼此是否都懂得尊重他者。

 所以我不喜歡這樣缺乏想像力與尊重的菸害防制法。更討厭這幾天新聞台那些面帶微笑卻語帶恥笑,還一再強調「癮君子處境堪憐」的新聞女主播。而打著維護國民健康之名,走到立法限制卻又龜毛的不乾脆指定香菸為違禁品的這個國家,比起香水味更讓我覺得不快。雖然我也很清楚這一切,不過也只是忠實反映著這片已經缺乏想像力與尊重許久的土地,目前的最新狀況罷了,說真話不足為奇。

 世界最早舉國大規模禁煙的納粹德國,其標榜的也是「維護國民健康」。然而,相較於當時為了希特勒、為了增加人口、為了戰勝美英,於是認定所有國民都必須禁煙以維持健康的納粹(雖然他們還是發菸給士兵),我實在是不知道這個島上的人需要那麼多健康幹嘛?

 而在2009年1月11日實行全面禁煙的同一天,貨物稅條例修正案也三讀通過,將來政府會以提供補助金的方式,來鼓勵大家在今年底前購買汽機車。或許汽機車引擎的排氣比較不傷身吧,對照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elielin

本名林依俐,1976 年生地球人。看似任性又狂妄的現實主義者,但是本人卻只覺得自己是獅子座O型長女的典型。原本順便經營出版社並包攬一切雜用,最近則因為心累暫時呈現半退休狀態。

3 Comments

  • 福熊表示:

    板主的見地,讓人多了一些層面的思考,很喜歡這樣的文章。
    我是從網友關魚那兒連結過來的,
    寫了一篇關於貴公司出版品的介紹文,歡迎來小屋指教 🙂

  • bwPingu表示:

    這篇文章寫得很好。

    “或許汽機車引擎的排氣比較不傷身吧,對照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這句話真是太酷了,尤其每次我被路上的汽機車廢氣薰到頭昏的時候,就會開始懷疑那些烏賊車是怎麼通過檢查的。

  • 網頁設計表示:

    我很不喜歡菸味~
    雖然有些人是因為事情況而抽菸
    這樣還有自己的原則嗎?
    說食在抽菸對身體非常不好
    而且也會害到無辜的人白白吸了從你們口中吐出來的白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