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動畫漫畫思潮

日本動畫產業舞台的前與後:前言

By 2007/1/95 Comments

 先簡單地從我個人的相關經歷說起。

 在大學畢業後,我曾經到日本的專門學校的動畫科學了一年,不過這段時間並不是很重要,動畫這種東西我在大學時就自己試著做過,專門學校的經歷,只是一種確認而已。如果真正要學什麼東西,在專門學校是學不到的。雖然你可以在那裡確認自己真正想做什麼,不過如果只是這樣,這確認其實並不便宜,一年大概要花一百多萬日幣(三十多萬台幣)吧。

 以我自己來說,在去唸專門學校之前,我想自己曾經是想用畫畫……也就是靠著畫動畫或漫畫謀生的人,雖然我也很知道,自己真正的長才或許並不在那裡,但還是去了一趟。

 一年下來,我發現實際上我果然不是那麼愛畫。在這段時間裡面,反而是重新再確認了自己的特長,就像是在大學時期當幹部執行活動那樣,其實是做分析整合的工作,將事物徹底分解推定流程,再把每個環節接起來。而在另一方面,也確實地想通台灣真正缺的並不是畫家,而是具備整合與實務操作能力的人。所以在之後,我才會在日本去試著應徵製作(制作)的工作,然後就這樣當了三年的制作進行。之所以不回台灣找,是因為這項工作在台灣是找不到的(原因後述)。

何謂制作進行?

 我很喜歡說「制作就像是柴魚乾一樣的存在」。在一鍋關東煮裡面,大家都想當蘿蔔魚板等主角,但實際上必須要有大量的柴魚乾熬出湯底,才能讓那些東西變得好吃。

 然而柴魚乾這種東西,在熬出湯底之後就都會被撈起來,在最後端出來的關東煮裡,是看不到他們的。觀眾們常常只看到最後端出的關東煮,而以為湯底原本就是有味道的水,蘿蔔魚板本來就是鹹的。

 至於在台灣,或許還有人以為日本有座關東煮瀑布,湯底從石頭裡源源不絕地流出,蘿蔔還會生小魚板也說不定(笑)

 還希望透過這場演講,能夠讓各位充分理解到——現今我們所見到的日本動畫產業,其實是建立在數十年來累積下來的湯底,還有被榨乾的無數柴魚乾之上的。所謂動畫「產業」的形成,絕非是一朝一夕一蹴可及之事。

elielin

本名林依俐,1976 年生地球人。看似任性又狂妄的現實主義者,但是本人卻只覺得自己是獅子座O型長女的典型。原本順便經營出版社並包攬一切雜用,最近則因為心累暫時呈現半退休狀態。

5 Comments

  • Aoi表示:

    站長所說的話實在是心有戚戚焉,今年四月我也要踏進動畫專門學校的大門,理應覺得愉快才是,但我自己內心卻是覺得相當惶恐,我不是愛畫圖的人,但對於攝影剪接影片編輯後製方面(撮影・コンポジット)卻有興趣。在大學時代也跟站長類似自己負責剪接和特效和一群同學做了一點小品動畫出來。而當別人聽到我要念動畫科系的時候,眼神很正常的透露出一種焦慮,問我「那你會畫圖嗎?」或是「能當飯吃嗎?」其實遇到這種質問我也沒有辦法說服別人,因為連我自己也無法說服自己,畢竟這是一個非人以及淘汰率超高的產業。
    這問題,我想是無解吧?
    專門學校這一年我必須確認自己是否要走這一行,因為也曾經問過專門學校的老師是否有以撮影・コンポジット為專長的外國人留在日本工作,回答的答案卻是零,嘛….人生果然不是自己想做什麼就可以隨心所欲,總之,三十萬我就當作是代價吧。

  • Aoi表示:

    突然想到,站長不就像是アニメーション制作進行くろみちゃん一樣嗎?
    http://www.yumeta.com/works/kuromi/index.html

  • Wandererc表示:

    儘管明白那是非一蹴可及之事,台灣人還是希望台灣能在短時間內(這個短也真的是很短)達到日本10幾年來努力的成果。

    自己有在看新番2006年真的是多到嚇死人,佳作也多的嚇死人…我以前也迷惑過要不要去日本唸專門學校,不過我爸覺得專門學校學歷太低不讓我去,現在準備國內動畫研究所中,可能等以後有工作有賺錢,再去日本見習見習吧(去個幾個月當度假那樣…<這也是我爸的意見…)。

    動畫這一塊我比較有興趣的部份是動畫師跟原畫師,尚在一筆一畫地努力中。

  • makoto表示:

    本人目前就讀東京デザイナー學院動畫科,看了大家的留言以後只有一個感想就是,”沒有覺悟的話連來都不要來”,有那個錢燒,就留在台灣好好努力,沒有必要來這裡確認自己的志向;說穿了,那只是滿足自己去趟日本的夢想而已…我,何嘗不曾是如此?
    對於今年底就要求職的我來說,這個業界現在,能留在日本工作的外國人不是沒有,但是客觀的條件來看的確,多數的公司收外國人的意願不高,所以相對的來說,要獲得親睐的唯一方法就是,實力要比日本人更強;附帶一提,這是我老師的台詞。
    押井曾經開玩笑的講說”這行不是OTAKU還做不太下去咧”,當然這裡指的跟現在那些成天沉浸在二次元的廢宅不同,不過反映出的就是,沒有真的要幹的決心,是撐不住那種貧苦生活帶來的壓力的。
    所以我鄭重奉勸後進的年輕人,想清楚再說,平均一張動畫200洋,口パク(只畫嘴巴動的)一張20洋,尤其對想走手繪的人來說是地獄。製作進行?那先弄張駕照來才有可能錄取。攝影編輯的,攝影就跟上色一樣,到處都缺人手,因為工作最單調乏味,但是也的確好像沒看過外國人;編輯的流動率小,所以少有機會找到新職;不然對自己美術有信心的可以衝背景,這部分反而外國人的限制沒那麼大,反正夠強畫的出來人家就敢用。以上是目前為止的業界就業請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