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日字詞解說

感介評論的差異③介

By 2005/10/75 Comments

想當個伯樂的話,先多花點時間多觀察什麼才是好馬兒,思考馬兒到底哪裡好。

 隔了好一段時間,不知有沒有人在擔心我是不是死了(的確在精神上是來了場臨死體驗啦……)不過我個人倒比較擔心中間的這段空白,會讓我的文體有點變化,要是這篇看起來不像是同一個人寫的,該怎麼辦才好啊。

(天之聲:別忘了你除了「感介評論」之外,某「技術性問題」系列好像也還沒有寫完……不是還跟人說要寫什麼面試篇嗎……)

(掩耳)總之這次讓我們來談談「介」。

 「介」這個字,有著「居於兩者之間」及「居間牽引傳達」的意思。一般而言我們所能夠在報章雜誌或是網路上見到的,不外乎就是「介紹」、「引介」、「推介」、「簡介」這幾種「介」。相較於可以完全主觀,只要寫得出來你說是就是的「感」,要寫得出「介」,則是需要一點自覺與訓練的。

 因為「感想」只要能夠好好掌握住自己的想法就能寫得不錯,但是要寫好「介紹」,則需要能夠先試著去掌握住作者的意圖,才能進而達到「居於兩者之間牽引傳達」的目的……而這裡的「兩者」,乃是「作品(的作者)」與「你文章的讀者(=你希望使其去閱讀欣賞該作品的人)」。你必須去試著瞭解清楚作品的主題,或是作者(製作群)想要表達的是什麼,並且還得在同時仔細推敲自己所寫的東西,究竟能讓你所預設的讀者們理解到什麼地步。唯有如此,才能夠順利地牽引傳達兩者,完成介紹的任務。與「感」不同,「介」不是寫給自己爽的,是要寫給人看的。而且除了自我介紹之外,大多數的時候,你需要介紹給別人的,通常也都會是別人的東西。

 這就是方才所說的「自覺」的部分——在寫「介」的時候,你往往是要把別人的思考,再傳遞給其他的別人。於是問題就來了,你要如何才能去瞭解一個不是你由想出來,也不是由你做出來的東西呢?

 這便是需要「訓練」之處了。

 但說到怎麼去訓練,老實說我認為這是因人而異的,並不是我說了算的範疇。不過,如果要就我的經驗給點意見野人獻曝一下的話,我想重點大概有二吧:①多多去看作品與介紹,不過看作品儘可能不論好壞,介紹只要看好的就可以了。②先明白「(在一般情況之下)沒有人是為了做出爛作品而去創作的」這個大前提,然後試著去站在作者(製作群)的立場思考。

 ①是用來建立你的基礎,廣泛涉獵相關資訊有時雖並非必要,但如果你能在每次的閱讀欣賞之中不忘思考,廣泛見聞必定對於己身水準的提升有所幫助,你也應該能在其中摸索出一套規則與不規則的法則(好玄的說法……)但也許你會問,為什麼看作品時要不論好壞,而介紹只要看好的呢?那就讓我說白些吧。在你能夠用自己的腦袋去判斷作品的好壞,達到「你知道什麼是好」而不是「你聽人說好就叫好」的階段之前,你是沒有資格偏食的;當然,遇上實在難以直視的書或看到前去會周公的電影,都是很令人難過的,所以至少在這樣的自我訓練過程之中,挑一個自己感興趣的分野——比如說推理、比如說科幻、比如說奇幻——去雜讀亂看,至少會讓你踏到地雷的時候,就算被炸得血肉模糊也會甘願些。

 而為什麼只要看好介紹,則是因為看寫得不好、不知所云的爛介紹真的是浪費時間。如果終究是要看得辛苦,那麼不如看爛作品,至少看爛作品還能從反向刺激促進你鑑賞能力的進步,但是看爛介紹對你不但毫無幫助,還可能會磨損你的文章表現能力,務必小心。

 至於②,則是來自我個人站在創作製作者位置上的經驗。大多數的時候,縱使最後只是做出了一部爛片,其實在將母帶送出公司之前,還是有許多人相信那部片是有價值的,相信它是會受歡迎,相信它是會賣座的……一份能當作商品販售的創作誕生,必定有它的理由,而創作者、支援者、販售者便是相信這個理由,才會讓這份創作問世。雖然這理由也不一定都是什麼有意義的東西,可能是「殺人犯受人權思想保護,但被害者的人權又在何處」、「為了告訴大眾神雖然不公平地創造了我們,不過愛會讓我們得到真正的平等」,也可能只是「想多畫幾個可愛妹妹看看能不能靠轉蛋玩具賣錢」,然而只有當你能夠利用作品本身,並綜合其相關的第一手二手資料,確實地掌握到這個理由的時候(不管你是否欣賞或是根本唾棄),才能在下筆時有個積極的重點,賦予你的「介」更確實的切入方向。比如說確認了它就是想作轉蛋來撈錢,你就可以寫得出「本作是在近年的美少女動畫潮之下,具備了企圖向轉蛋等領域同步發展條件的典型商業作品」這種切入角度的介紹。

 也許你曾在看動漫介紹或是書介影介時,會發現它們有些共通的模式——就算不去盛讚作品有多好,也通常都不太說作品的壞話;縱使提出缺點,也大多是輕描淡寫或以一些寫作技巧模糊帶過,最後再來一句「請務必親身體驗再下判斷」。這並不一定是因為他們拿了製作者的錢才這樣寫(當然也不一定不是),因為「介」本來就是比較站在創作製作者那一邊,是希望能讓閱讀者產生興趣,進而去接觸的。這是「介」本身的性質。

 所以說要寫高明的介紹,需要並不是「能將爛芭樂說成好葡萄」的三寸之舌,而是「充分告知事物的本質(這東西其實蠻爛的)並能引起閱讀者興趣(但你還是會想看看)」的堅實筆力。老實說,這其實並不容易,能提出相對於本質的鑑賞方式(A例:這東西很好,但你如果能先去看○○的話會更有感覺。B例:這東西根本是場笑話,但你如果能把它當笑話看的話樂趣無窮。)就已經是水準以上了。

 最後,會寫出能激發閱讀者興趣(不是正向的也無妨)的「介」,對於想要成為一個「評論家」的人,是基本中的基本功夫。寫不好「介」的人就算想寫評論,也只能寫出一堆酸話與理論武裝構成的垃圾——因為論理不能只有自己的閱讀觀影經驗形成的主觀一面,而需要試圖去從多面向來探討;但要是連「介」都寫不好,表示你就連作品本身要表達的,談論作品時最必要的那個基本面都無法充分顧及。

 題外話,所以我也很相信一個好的編輯人,往往也該是一個好的介紹者。好的編輯必須懂得欣賞對象作品,並能有效率地去檢視作者的意圖;對於作者的不足或多餘處給予填補修刪的意見,而面對上司、行銷、讀者時,則能確實地將作品的優點加以傳遞……只會看著完成原稿挑三揀四說這裡不好那裡不對退稿給我重寫重畫的編輯,基本上跟外行人沒有兩樣(笑)

elielin

本名林依俐,1976 年生地球人。看似任性又狂妄的現實主義者,但是本人卻只覺得自己是獅子座O型長女的典型。原本順便經營出版社並包攬一切雜用,最近則因為心累暫時呈現半退休狀態。

5 Comments

  • 冬陽表示:

    贊同,針對最後一段做一點補充。

    最近常會上廣播節目,對通路做會報,還有跟公司提明年的出版計劃,都在考驗「介」這件事。介紹者自己得有「對方會提問」的自知,而在介紹的過程中不帶痕跡地交代過去。除此之外,對於自己主觀的那部份,一定得奉獻出身為熱血編輯的最大熱忱,才能去引導與說服對方「再靠近一點」來認識作家作品(當然,前提是,作品本身品質是有一定水準的,否則再唬爛也是枉然)。

    此文倒數第二段寫出目前在網路上看到評介文章的一大問題點,缺乏多面向的思維以及單一理論的錯誤描述,最常見的是「XXX是XX派,所以……」,一連串「想當然耳」的錯誤認知就暴露出來了。除此之外,由於BBS上推文的普及,越來越多文章作者的企圖只是求「頭推!」、「XD」之類的附和時,早已喪失評介的立場,落入陷作者於不義的譁眾取寵、積非成是,此風實不可長!我會在自己的推理評論場做延伸書寫,希望能有所助益。

  • elielin表示:

    喔!謝謝冬陽的補充。「預設提問的自知」啊…說的也是,不過這也是我一直覺得台灣比較奇怪的地方,為什麼會一直想問介紹者應該要問作者的問題?其實有些事情,問介紹者只會將其逼到胡言亂語的地步而已(結果是訪問者的素質也有問題?)要當個介紹者,看來在對作品的瞭解外,還得要有足夠的信念與定力。

    >作品本身品質
    這裡我倒有不同意見,我還是覺得應該要視作品的「本質」來給予適當的介紹——而不是看它的「品質」,如果作品其實不怎麼樣,想辦法找出能讓人接受它的切入點,也許是介紹者的使命…嗯,這可能是因為我不算是個翻譯書編輯的關係吧,手上的作品都是自己看著大家寫出來畫出來的,就算孩子沒有想像得傑出,也會希望他能順應著自己的個性好好成長吧(當然心中會希望他們能傑出點啦……)

    >「頭推!」「XD」
    這現象其實我覺得推理方面也許還好,才開始發生而已……動漫方面反而似乎是已經開始產生末期症狀T-T”’。「頭推!」至少還是推薦,現在感覺上動漫方面則是寫來叫人不要去看的比較多。有時真的會覺得已經完蛋了。

    >陷作者於不義
    身有同感…………………

    >我會在自己的推理評論場作延伸書寫
    期待期待!一定會有助益的!

  • 美馨表示:

    >”「XXX是XX派,所以……」,一連串「想當然耳」的錯誤認知就暴露出來了。”

    這我很有同感….我自己並沒有這類型的思考,可是台灣朋友圈裏面很重,這樣一讀我更清楚情況了.

    對照著作者去介紹的”介”的起點感到很阿們, 我自己畫同人時也都是以那種”介”的心態去畫的. 希望我以後寫推薦時也能更深入”介”的境界. (笑)

  • elielin表示:

    >台灣朋友圈裏面很重
    這可能是反映了我們在教育上也許有不求甚解的傾向…

  • Alice表示:

    這個系列的文章讓我學到很多東西
    期待續篇
    請加油^^

Leave a Reply